30. 不吃硬的

“行了。”沈鱼率先败下阵来,“我都没跟你生气,你生什么气?”

薛玉琉一只手扯着被子,另一只手扶了扶歪掉的马尾,黑漆漆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她,“你想要什么?”

“什么?”沈鱼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,“薛道友,改改你的被害妄想症吧。”

她舔了舔干燥的唇,“我当你是朋友,相信你有自己的理由,也就帮你了。你要是还不信,你就当我是因为共生咒才帮你的。”

薛玉琉手指微动,银丝缠住桌上的茶杯肚,稳稳地拖至他手边,他将茶杯抵在沈鱼的唇边,后者不自觉地张唇,一杯茶水落了肚。

果然是共生咒,薛玉琉垂眸盯着被上的花纹,弯了弯唇,下咒之人受伤效果翻倍,害得他也很难随意下手。

不过......用点手段折磨她的话,会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吗?

可惜,她好像不吃硬的。

沈鱼看着薛玉琉脸上神情变化莫测,前一秒还阴沉沉的,后一秒又变得愉悦起来,甚至松开了被子,按着她的肩让她躺下,倾上前为她掖了掖被角。

“睡吧。”他柔声道,却让沈鱼感觉寒毛直竖,“明天给你做早膳。”

沈鱼被被子包裹着,只露出一双圆溜溜的眼睛,她挣扎着要起身,“你......”

话未出口,耳边突然炸开一阵沉闷的爆破声,透过旁边大开的窗户,能看见几股灵力交缠着升起,天空大亮。

又打起来了?

沈鱼“啪”地一声合上窗户,躺下盖被子闭眼一气呵成。

薛玉琉挑了挑眉,“外面好像出事了。”

沈鱼翻了个身,用被子拥住头,瓮瓮的声音自底下传来,“我睡了!”

剩下的,还是交给主角团吧!

沈鱼累了一天,没过多久就睡着了,清浅的呼吸声传来,薛玉琉轻轻扒下被子,露出她睡得微红的脸。

她毫无防备地躺在那里,纤细脖子下是微微起伏的胸膛,柔弱、易折。

此刻只要轻轻握住,“咔嚓”,就能听见美妙的声音。

薛玉琉的手不自觉地放在自己的颈侧,轻轻用力,榻上睡得正香的少女脖颈上便同步出现了红色指印,她不安地蹙眉,轻轻嘤咛一声。

仿若被火星撩过,薛玉琉受惊般收手,黑眸定定地看了沈鱼好一会儿,才起身悄无声息出了门。

——

翌日清晨,沈鱼醒来的时候天色才微亮,她恹恹地坐在铜镜前,眼皮半阖着。

唉,才刚到夏天就那么多蚊子了吗?得去买个驱蚊符才是。

沈鱼摸了摸脖子上的红印,打了个哈欠。

她慢吞吞地梳好头,换了一身漂亮的新裙子,心情这才好了起来,就连脚步都轻快了不少。

“师兄!”在庭院瞧见了柳京舟,沈鱼三步并作两步,从台阶上跳下去,被他一巴掌摁在肩头,险险地接住了。

“小师妹。”柳京舟满脸无奈,“看路。”

沈鱼嘿嘿一笑,在他面前转了个圈,满头的发饰“哒哒”相撞,烟绿裙摆的金丝祥云翻飞,让人眼花缭乱。

她兴奋道,“师兄!瞧我这身如何?”

柳京舟失笑,摸了摸她的脑袋,“好看。折朵花儿插上,怕是更好看。”

沈鱼很是受用,满意地仰起头,双眼亮晶晶的,“师兄,这么早,你是要去哪儿?”

“昨夜核心大阵的护阵符破,跑出好几个魔修来,闹得城中一阵骚乱,废了好一番功夫才平息,我今日且悄悄去看看情况,若幕后真是玉上烟,可就麻烦了。”

柳京舟说完,见沈鱼头上沾了片落叶,替她拿掉了,才接着笑道,“你呢小师妹?平日可不见得你有这般早起。”

提起这个,沈鱼又想起昨夜薛玉琉发的神经,神情难免有些愤愤,“我昨夜被蚊子骚扰了,所以没睡好。”

说罢,她又道,“而且今日恰巧有空,便想上街买些材料,把答应给师姐的面具先做了。”

“小师妹也是懂事了。”柳京舟的表情很是欣慰,“只是最近城中不太平,如今虽是白日,但还是让玉琉陪着你去吧。”

那可怎么了得!

干脆不出门的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,沈鱼还是揪住柳京舟的袖子,央求道,“我不要薛道友陪我去,还是师兄陪我吧,我也可以陪师兄去看核心大阵!”

开什么玩笑,最近大反派跟吃错了药似的,要是留在贺府被他逮到了怎么办!

柳京舟见她满脸哀求,无奈道,“走吧走吧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玉露文学【y6go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贤惠黑莲花爱上摸鱼后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