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.第 18 章[1/2]

天才一秒记住【玉露文学】地址:y6go.com

谢如闻一如往日,步伐轻盈,上前嗓音轻快道:“哥哥。”

谢玄烨的眸光落在她脸上,将她打量了一圈,微凝的神色舒展开,与她道:“山上的玉兰花开了,你去岁便因过敏闹不开心,这几日少往那里去。”

谢如闻:“……我记得,绿竹一直提醒着我呢,哥哥放心吧。”

谢玄烨看了眼她披散在肩的如墨青丝,知晓她的习惯,与她道:“回屋午憩罢,我先回满月院,待你睡醒了来寻我。”

谢如闻对他颔首,待他颀长高大的身影离开了上弦院时,她突然觉得不困了。

那夜她摸了谢玄烨后,正在劲头上,景山寻来了药,她就想立刻试。

这几日,谢玄烨未来揽月苑,她的心思也有些消停,整日里忙忙活活的,不是上山玩就是挖地道,这会儿瞧见谢玄烨,她的那点小心思就又起来了。

在院中站了一会儿,回到屋内,让绿竹给她挽发上妆,又亲自将景山给她的药放在白玉壶里冲开。

待收拾好,提着小白玉壶就要往满月院去。

绿竹在屋里看着,心里直犯嘀咕,这药,真有说的那么玄乎?她在心中思忖,左右公子待十五娘向来宽容,只要不是毒药,想来就没事。

绿竹在妆奁前收拾物件,刚拉开抽屉,谢如闻就又走回了屋内,她刚一出门,大痴就往她身上蹭。

把她的衣裙给蹭脏了。

绿竹上前提着她的裙摆道:“不是刚给它洗过澡,弄这么脏,瞧瞧,刚换的衣服,蹭的都是泥。”谢如闻也很是生气,揪了大痴好几根羽毛解气呢。

她在屋里换了身衣裙,再走出屋门时,适才出去了的红梅回来了,正在院中石桌旁站着,而她的身旁,还坐着一个人。

样貌清秀,身形健硕的玉面小郎君。

他正身端坐,手中端着一只杯盏,刚饮了个干净,正又看向红梅,有礼道:“揽月苑不止景好,煮出来的茶水也别有一番滋味。”

“我有些渴,再来一杯。”

谢如闻:“……”红梅手中拿着的不正是她的小白玉壶吗?那里面放着的,是景山跑了一夜还跟人厮斗一场,才得来的秘药。

她上前一步,想要阻拦,可人已经喝了一杯了,红梅说这药下肚就见效,她在心里叹气,既已如此,就拿这人试试药罢。

她凝眉吩咐道:“把他弄屋里来。”

正用第二杯茶水的玉面小郎听到这道清丽的嗓音,抬眸望去,眸光直直落在立于雕花木门前的小娘子身上。

微微怔了神,失礼的看着谢如闻。

日光渐盛,透过枝叶缝隙正好打在谢如闻姣好的脸庞上,她生来一双含情缀笑的美目,也正看着玉面小郎。

红梅闻言也看向谢如闻,十五娘当这小郎君是鹅呢?给弄进屋里去。

她上前一步道:“十五娘,这是江家小郎君,我适才在院中碰到他,他说要来见你,我就带他来了。”

谢如闻秀眉轻抬,眸光落在小白玉壶上示意红梅,红梅垂眸看了眼:“这桌上的茶我见是刚沏——”红梅突然意识到不对。

公子来了别苑,这茶壶里该不会是下了药罢!

红梅和谢如闻面面相觑,玉面小郎君发觉到不对,垂眸也看了眼手中的杯盏,他有些渴,新添的茶水又被他喝的见了底,他眸中含疑,问谢如闻:“可是有何不对?”

谢如闻对他笑笑:“江公子随我来下偏房。”

江濯闻言,白净的脸上瞬时一红,垂下了眼,适才他是瞧这小娘子瞧的有些挪不开眼,可,可刚一见面,就单独相处,不太好罢。

红梅见他耳根子都红了,心想,定是这药见效了,也管不了太多,上前拉住江濯的手臂:“江公子快来吧。”

左厢房里,江濯已然是中了药,本是清隽的面容显得迷迷糊糊,谢如闻与他相对而坐,绿竹红梅一左一右看着。

红梅将他看了一圈,小郎君生的俊朗健硕,直接开口问他:“你是处.男吗?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