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西周长歌 > 章节内容

我的书架

二百六十一 王城大道

湛兮若存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玉露文学www.y6go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话已,召伯虎再合适身答曰:「禀王,荣夷便卫侯推荐位名士,王您忘记吗?」

「啊,!」姬胡拍脑门:「嗨呀,名字听耳熟,原提及位谋士。回少父考察此吗?繁冗,孤,少父考察吗?」

------」召伯虎踌躇姬胡推崇,目际,若相左见未免扫兴突兀。及此处,支应:「臣直忙案头,竟将此忘诸脑,实!」

「少父理万机,正常很,荣夷与孤缘,兜兜转转终因缘际巧?」姬胡兴致错,朗声

王,」召伯虎很话题纠结荣夷身,直问:「被毒死刺客果真江汉口音,听错?」

错。」姬胡十分肯定:「孤幼跟随少父征荆楚,江汉口音十分熟悉,孤百分百肯定。唉!」狠狠捶桌案:「城传言回攻入王宫与相府放火猃狁密探,孤未必,八猃狁恶呢!」

王宫密,并未亲眼见宫城被掠烧惨景,召府亲眼瞻仰犹带暗红血迹石阶,惊肉跳吗?

召伯虎摇摇头:「伙歹缜密,王宫相府皆未留活口,知内喽罗,奈何?」

明,歹策划王宫纵火,趁乱弑君;外头策应攻击相府,除相府四王皇父。此,先夷王尽数除,王位该轮明白。每每此处,姬胡咬牙切齿。获利者虽明显,却难实证,江汉渐坐,更非止功。

君臣坐唏嘘良久,终决定暂且忍口气,容待徐徐图

凤鸣台密室,荣夷师徒二抵首相商。

「师父,您放走客气?」重黎十分愤忿,,师父般,诋毁师父亵渎神灵。

荣夷淡淡笑:「徒儿,位公吗?」

?」

位少姬胡。」

重黎愣怔半晌,十分惊诧注视师父笃定脸庞,半:「------吧?师父,?」

?」荣夷轻哼声:「师父楚宫,卫宫,宋宫数次,见数内侍宦官身旁仆,白须,扭捏态,便公公。镐京城王宫才内监,再加纪,脸------」

此处,荣夷顿顿,其实姬胡顾虑。毕竟汉水假扮船老袭击姬胡,虽容,再加岁月迁延,毕竟陆续友,召伯虎未认增加信。否则,

「师父,脸怎?您?」重黎追问

「呵呵,,随诸侯远远朝见两眼,亦。」荣夷随口应姬胡却认便乘坐汉水画舫六七岁男童。

师父您见识广。」重黎赞叹,忽皱眉:「既此,师父向周王复仇,今夜内侍吗?师父走呢?」

荣夷将脸色收:「持短兵取欲改者,未尝。杀王朝何益,乃运,势。」

,师父您答应鄂侯与猃狁边,般,岂罪透?」两方势力,重黎实明白师父

「鄂侯,哼哼------」荣夷抬眼直视信重:「,若图谋今夜,周王与四王皆死非命,二王尚父顺利即位,谁获利者?」

重黎皱眉头思索:「二王周王,猃狁财货利,鄂侯必头号拥立臣,方诸侯,必顶替今召公相位。鄂侯。」

「算明白。」荣夷身踱步,短须:「荣夷点蝇头利便诱使投入南林社全部身。哼!帮此疫方给召伯虎与周王送「投名状」,拯救镐京百姓功,步入周庙堂。荣夷该走王城!」

重黎崇拜仰视师父,觉颀长清瘦玄铁剑身影神剑般耀目,师父般本,算遗策,运筹帷幄,决胜外。

「师父,,咱应该怎办?」重黎胸膛。

「城死士清理干净吗?」

剩。协助徒放火烧医馆场便料理今应该剩焦尸。围攻相府凤鸣台,师父已经亲料理完。剩,便城外接应猃狁骑士该怎办?」重黎向师父讨主

留。飞鸽传书给城外分社,派全部剿灭,务求留。」

「诺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