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6章父子相残[1/3]

“顿,残废,再派解决掉已。”

话脱口围观吃惊柳新泉,吃惊。

刚刚明明

随即,色变惨白,股彻骨笼罩全身,让身体控制颤抖。

孙珏微微颔首,笑:“挺实诚,既。”

话音落,柳新泉顿凄厉惨叫。

杀猪即将被宰,因命运,命运哀嚎。

筋脚筋被挑断,柳新泉趴条奄奄般,够蹦跶离死已经

刘胥幕,暗暗叹息。

管怎,柳新泉几分感

,帮忙。

几斤几两,跟阶区别,拿什求?

因此,稍稍头,柳新泉惨状。

燕娘脸色微变,孙珏旁边,陪:“孙公柳公至死,万糟糕。”

果柳新泉普通

柳新泉乃郡守,若,孙珏固拍拍屁股走被牵连,候肯定柳石气筒。

,燕娘即便口,柳新泉求仅仅柳新泉,

燕娘此明白,孙珏领悟点。

“燕娘吧,解决。”

孙珏本分,

教训已。

柳新泉竟此歹毒。

肯定完蛋

干脆彻底点。

果,

昌朝廷两父麻烦?吗?

谢公体谅,实感激尽。”

燕娘口气,孙珏:“趟郡守府,见见位郡守。”

言激三层浪。

仅将,若话,找死。

偏偏般,煞境眼神便降服郡守,除非立刻调集军,辙。

十分伙,毫疑问资格,门跟郡守理论

被点刘胥连忙应:“。”

将柳新泉抄

孙珏候已经站:“边带路吧。”

戏般目光,刘胥夹柳新泉,孙珏倚翠楼,直接朝郡守府方向

目光

孙珏刘胥,普通印象。

柳新泉城内各处浪荡,处找乐郡守认识

议论纷纷,物园银背猩猩般目光,孙珏口催促:“快点走吧。”

原本尽量拖延间,给柳石点反应空间刘胥,额头层冷汗:“。”

脚步加快,点轻功,速度比冲刺速度少。

,孙珏闲庭信步般

久便郡守府。

郡守府孙珏境迁,认识。

做客打紧。

刘胥已经昏柳新泉边,阻碍

柳新泉凄惨吃惊,部分比较敏锐,已经嗅风雨欲

刘胥解释什思,径直书房走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